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> 第二卷 > 第1022章 孤身战斗

第二卷 - 第1022章 孤身战斗

所属目录:第二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5-11-19

  谢文东叫住他:“你在这里语言不通,要办成这事太难了,我让几个人陪在你身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 唐寅头也不回,仰天大笑出门去:“谢文东,你办不成的事,我就一定办不成吗,你太小瞧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 谢文东怔了怔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      等唐寅走远后,弗拉基米尔走到谢文东的身边,有些担忧道:“谢先生,这个人可靠吗,他会不会把咱们的落脚地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 谢文东绝不允许别人这么说唐寅,他脑袋一偏,很不爽地看着弗拉基米尔。弗拉基米尔被谢文东死死地盯着,忍不住往后倒退了半步。那一刻,他甚至感觉自己不是被一个人盯着,而是被一头饥肠辘辘的野兽注视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 凝聚半晌,谢文东犀利的目光才有所收敛。只听他徐徐道:“他是我的朋友,真正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 看到唐寅出现在自己面前,谢文东感觉心里暖洋洋的。他就好像上帝特意派下来的一个使者,虽然不经常出现,可每次出现都给自己带来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  朋友不是一堆华丽的辞藻,而是一句热心的问候;朋友不是一个敷衍的拥抱,而是一个会心的眼神;朋友不是一幕短暂的烟火,而是一幅真心的画卷,朋友不是一段长久的相识,而是一份交心的相知。

          虽然唐寅说不让人跟着,谢文东还是派出一支白血小分队跟随,毕竟那可是战斧的大本营,无异于龙潭虎穴。唐寅身手再厉害,也终究不是金刚不坏之躯。有一些枪手在后面策应,也不至于等到发生大战的时候吃亏。

          谢文东考虑的是周道,然而这帮兄弟跟了还没十里路,便跟丢了。唐寅多么聪明的一个人,以他的身手想摆脱后面的小尾巴,那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 在摆脱了谢文东的人后,唐寅驾着车直接前往雅库茨克事。有一件事,谢文东说错了。他说唐寅在这里语言不通,不好开展行动。实际上,并非如此。唐寅这些年在世界各地寻找值得自己出手的高手,也曾经于数年前来过俄罗斯,并在这里待过一两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  他在学习语言方面,同样有着惊人的天赋。短短一两个月,已经把俄语说得很有那么回事了。只不过这些他如果不说,恐怕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 快到雅库茨克城后,唐寅丢掉自己的汽车,打上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      “先生,要去哪里?”(俄)出租车司机问道。唐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cd播放器,把两个小喇叭塞到自己耳朵里:“去市区里转转。”(俄)

         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上看到唐寅的CD播放器,心里嘀咕一声,都什么年代了,居然还有人用这个,从这人的打扮来看,也不像是什么穷人啊。带着好奇和疑问,出租车司机发动了汽车,缓缓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 雅库茨克天气严寒,一般人恨不得在自己身上披上十件八件的衣服。可车里的这个青年,只穿了两件衣服,而且最外面的外套还是薄薄的一层运动服。真得难以想象,他怎么受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 司机都替唐寅打起牙碜来,关心道:“从先生的长相看,应该不是本地人吧,是来旅游的?我看你穿的那么少,是不是没有猜到这里会这么冷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  “我告诉你哈,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往市中心跑,那里有两个大黑板真要打架呢。不知道哪个帮派能打得赢,我押了战斧赢。”(俄)

          “我看你穿得真的有点少,要不我把你拉到这附近的商场买几件衣服吧,我认识的那个地方,衣服的质量非常好不说,还很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  唐寅没有说话,任由他喋喋不休。汽车在雅库茨克城中足足溜达了半个多小时,唐寅这才摘下耳朵上的耳机,目光燃烧着,嘴角微微翘起道:“带我去战斧的大据点。”(俄)

          “啊?”出租车司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别人重复问了一句:“先生说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  “去战斧的据点。”(俄)唐寅重复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 出租车司机的表情还保持着惊讶的状态:“我说这位兄弟,你刚才没听我说吗,现在市中心那边很乱,没什么事最好别去哪里。你倒好,不但要去哪里,还要去战斧的大据点,那热闹可不好看,我劝你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 他的话还没说完,唐寅突然从肋下抽出银月弯刀,使劲往前一刺。

          “跺!”那把刀擦着出租车司机的耳朵过去,居然将接近一厘米后的钢化玻璃给刺穿,从拔到出刀,几乎是一气呵成。司机感觉到耳边的寒意,待看到挡风玻璃上的那把雪亮的刀时,吓得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。他赶紧刹住了汽车,声音哆哆嗦嗦道:“你...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  唐寅笑着把银月弯刀从挡风玻璃上抽回来,幽幽道:“不要让我听到一句废话了,否则,你得死!开车。”(俄)

          出租车司机吓傻了,半晌才恢复过来。恢复过来后,他立马闭紧自己的嘴巴,驾着车往战斧的一个大据点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 汽在城中又差不多行驶了半个小时左右,终于抵进目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  表面上看,这是一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写字楼,大约有八层左右。可只要你稍微细心点就能看出,里面进进出出的不是白领,而是一些杀气腾腾的汉子。唐寅扫了一眼这座写字楼,将它记在心里。他又拍了拍出租车司机的肩膀,道:“不要在这里停,继续往前走。”(俄)

          “哦。”(俄)出租车司机哪敢违背他的意思,拉着他又往前走了两百米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  唐寅掏出随身携带的皮夹,从中夹出两张美钞递了扔了过去:“不用找了。”(俄)

          出租车司机看着座位上那两张大额美钞,嘴里不停地吞咽口水,这两张钞票能抵得上他三四天的工资了:“谢...谢谢这位先生。”(俄)等唐寅下去后,他一脚油门踩到底,汽车一溜烟迅速摆脱了这个“瘟神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 唐寅又把CD耳机塞进耳朵里,身体一扭一扭地往回走去。在战斧那个大据点面前的咖啡店,他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 (搞了一个通宵,终于把这三张搞定了。现在是早上六点钟,不知道有多少兄弟已经起床了,老曹在这里跟大家道声早安啦。本来,唐寅不应该这个时候出场,但是我看到很多兄弟说唐寅好久没出现了,都快把他给忘了。考虑到大家的诉求,我才安排了这个桥段,希望大家喜欢。)

下一篇   第1023章 哈尼可夫            上一篇   第1021章 我是唐寅

发表评论



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